今天要寫我的木匠兄弟, 時間回溯到1977年, 高中我重考的結果還是進不了公立學校,不過考上了學費很便宜的私立高職, 剛開學時老師叫我們在黑板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自我介紹,我大概是字寫的太正了,莫名其妙地當上學藝股長 和我一樣是重考生的木匠兄弟則當上班長.


當時我覺得他為啥如此多才多藝? 既是班長又會唱歌還會打籃球,不管選什麼班隊絕對都有他! 而我則每天跑去大學部的浴室抽煙,放學後混唱片行,當時我們兩個應該互看不順眼,後來我們加入了吉他社,他吉他彈的普通但歌聲超像Bee Gees, John Denver的歌也很能唱,我則自認五音不全,為了要泡妞只好狂練吉他 就這樣我們開始慢慢有了合作, 高三要畢業那年我們決定在畢業晚會上表演,為了演出開始密集的練習, 19806月份我們在畢業晚會中初試啼聲, 觀眾反應熱烈.(其實也沒那麼熱烈啦!)


畢業後我們白天工作等當兵 晚上又開始練唱, 到了12月份終於在朋友介紹下到台北羅斯福路公館附近的西餐廳唱歌, 雖然因為種種因素那段駐唱的日子並沒持續很久,但我們的友誼在那開始發酵, 接著我們分別當兵去了,退伍後我回原本的公司上班他則在樂器行工作,我後來決定去補習考二專夜間部,他則被公司派往義大利Cremona學習製作修理提琴. 



 198512月木匠兄弟寫了封信給我, 他到義大利已經三個月開始適應當地的生活, 他的同學都是外國人,在語言不通的情形下在那小鎮生活4年真不是容易的事,我那時除了寫信也會錄一些話和自己彈唱的歌寄給他,沒想到我的錄音帶陪他渡過了一段在異鄉的歲月!





198712月木匠來信告訴我他已經完成了兩把小提琴,再過一個月,另一把小提琴和中提琴也將完成,第2年他想參加當地的造琴比賽,同學,恭喜你,你就要苦出頭了!





畢業回國後我的木匠兄弟開始了他的製琴修琴生涯, 台灣拉提琴的人剛好也逐漸增多, 而我們也各自成了家,為生活忙碌! 到了大概1999年左右,馬友友來台演奏, 在當時是音樂界的大事,他的名琴在機場受損必須立刻修復,主辦單位找到了木匠兄弟,他接下了這個任務而且即時完成. 後來馬友友親自登門道謝,媒體開始訪問,提琴醫生, 修琴大師的名稱開始出現,他當時打了個電話給我和我分享這個喜悅,在事業巔峰時他最常用來描述自己的職業還是木匠二字!



 



 



從左至右:馬友友,木匠嫂和木匠兄弟



這些是20073月份我去他工作室時拍下的照片


 


 


20092月份再去拜訪時巧遇我們高中時的貝司手從加拿大返台, 隨手拿了一把琴,擺擺樣子


20107月再訪木匠兄弟,來介紹一下他的工作室



 

一進門是木地板和這張小椅子



客廳



這是喝茶彈吉他的地方



牆角裝飾



我很喜歡的磚造隔間,雖然木匠兄弟自嘲像三峽老街,但我覺得比較像Pizza餐廳



這住在櫃子裡的一定是好琴!



木匠喜歡老東西,這個夾具是奧地利人給他的





這次忘了從這挑把琴來假仙一下


好的弓據說是馬尾做的,喜歡綁馬尾的同學注意了!


看這台子和工具才知叫木匠也不無道理


我喜歡左邊算來第4


工欲善其事, 必先利其器!

這些木模板應該是決定琴身的

這些琴的曲線不錯,色澤也很好


抱著我Baby Taylor小吉他的就是我的好Buddy – 木匠兄弟!


 


來聽聽我們當天唱的我願意”!
 


Joh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